股票杠杆资讯

信而富召开首次全国出借客户代表大会

来源: 人气:152913 发布时间:2019-06-26 17:40:02

近日,美股上市的P2P网贷平台信而富陷入重重危机,债转困难现兑付危局、股价跌破1美元面临退市风险。截至目前,信而富尚未发布2018年年报。从公开年报的信披来看,信而富上市2年以来业绩状况一直为亏损状态。与其它互金中概股“亮眼”的业绩对比来看,信而富的美股上市显得异常惨淡。

4月16日,信而富股价最大跌幅为18.52%,收盘报0.88美元。4月17日,信而富股价最大跌幅为35.19%,一度探底0.7美元。而信而富股价最高时曾达到12.82美元,发行价6美元。信而富上市不足两年,股价竟已是天壤之别。

按照美股相关规定,上市公司最低交易价低于1美元达到30个交易日将发退市警告,限期90天内整改,若未能恢复则强制退市。

引发外界对信而富关注的是:信而富在4月15日调整了兑付规则,不再以出资方案到期为兑付日,将以债权转让成功或还款到账,分月兑付。这一变化或将引发投资者的恐慌,关于信而富出现兑付困难的消息不胫而走。

5月19日,信而富发布《ChinaRapidFinance宣布业务运营和董事会调整,以及年报延期、纽交所相关通知的说明》。

信而富指出,公司业务面临的监管环境依然充满挑战性。公司近期收到通知,要求公司调整业务操作,全面符合监管在175号文中提出的要求。这些情况可能对公司的财务表现造成负面影响。由于上述影响,进入信而富平台的出借人数量开始少于退出的数量。公司已经通知平台出借人,受不确定的监管环境和其它因素影响,平台投资需求不足,导致出借人通过“到期债权转让”进行回款的需求无法继续得到满足,需要按照相关出借服务协议的规定,在相关出借项目下的借款人每月还款后获得回款。公司也将为有意向转让债权的出借人,建立债权转让平台,但公司不能保证出借人是否能够转让成功,以及以何种价格转让债权。

信而富将继续运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以机构投资人作为主要的出借资金来源。公司也大幅削减了除催收以外的各种与个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有关的业务运营。

关于年报延误,信而富给出的原因是公司近期财务部门人员发生变动(包括首席财务官的更换),并且,公司需要在本次年报中合并一个可变利益实体(“VIE”)的财务报表,并对前期财务数据做出几项调整,而这些调整可能导致公司重新列报2018年已发布的几份季度报告。具体而言,公司预计需要对此前发布的截止至2018年3月31日、2018年6月30日以及2018年9月30日的季度财务报告进行调整,投资者不应再依赖调整之前的财务报告。

信而富还提到了,纽交所关于公司不符合继续上市标准的通知。2019年5月8日,信而富收到纽交所通知,告知公司在最低平均股价方面不再符合纽交所的标准,因为公司ADS在连续30个交易日中的平均收盘价格低于1美元/股。根据纽交所标准,公司在收到通知函后有6个月的时间重新达到最低股价要求。在6个月的补救期中,只要公司在任何日历月份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或整个补救期的最后一个交易日,ADS的收盘价格在1美元/股以上,且此前30个连续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格在1美元/股以上,即可以重新符合上市标准。信而富称,将会解决股价不足的问题,在规定的补救期内满足纽交所的继续上市要求。公司将会按照纽交所的规定,通知纽交所公司的补救意愿。

每经记者潘婷每经编辑卢九安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近日,信而富发布公告,就业务运营、董事会调整以及年报延期、纽交所相关通知等问题进行回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日前,纽交所宣布,信而富在最低平均股价和及时申报年报两方面不符合继续上市的相关标准。公司可以在六个月的补救期内,采取补救措施,重新符合上市标准,期间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继续在纽交所交易。此外,信而富表示不能保证出借人是否能够成功转让债权,以及以何种价格转让债权。

2019年5月8日,信而富收到纽交所通知,告知公司在最低平均股价方面不再符合纽交所的标准,因为公司ADS在连续30个交易日中的平均收盘价格低于1美元/股。

根据纽交所标准,信而富在收到通知函后有6个月的时间重新达到最低股价要求。在6个月的补救期中,只要公司在任何日历月份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或整个补救期的最后一个交易日,ADS的收盘价格在1美元/股以上,且此前30个连续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格在1美元/股以上,即可以重新符合上市标准。

信而富表示,将会解决股价不足的问题,在规定的补救期内满足纽交所的继续上市要求,并按照纽交所的规定,通知纽交所公司的补救意愿。在这一期限内,信而富的ADS将继续在纽交所交易,并继续遵守纽交所的其它上市要求。纽交所的通知不影响公司的业务运营,也不影响公司对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申报要求,同时不与公司任何重要协议存在冲突,或导致公司任何重要协议的违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4月28日,信而富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6美元/股。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019年5月17日,信而富收盘价为0.41美元/股。

信而富股价走势东方财富软件截图

2019年4月30日,信而富延长了公司申报年报的截止期限。目前,信而富未能在延长后的截止期限(2019年5月15日)前申报年报,因而违背了纽交所《上市公手册》上802.01E条规定的有关及时申报的要求。

2019年5月16日,信而富收到纽交所关于这一情况的通知函。

公告显示,导致年报延误的原因是信而富近期财务部门人员发生变动(包括首席财务官的更换),并且,公司需要在本次年报中合并一个可变利益实体(“VIE”)的财务报表,并对前期财务数据做出几项调整,而这些调整可能导致公司重新列报2018年已发布的几份季度报告。

具体而言,信而富预计需要对此前发布的截止至2018年3月31日、2018年6月30日以及2018年9月30日的季度财务报告进行调整,投资者不应再依赖调整之前的财务报告。

对前期财务报告的调整预计会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2018年2月取消生活贷质保计划并转为客户忠诚奖励计划的会计处理;二是将出借人存管账户中的资金从原来的表外资产改为表内限制用途现金;三是支付给出借人的优惠券开支由之前的营销费用改为直接从收入中扣除;四、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合并一个VIE实体。

根据纽交所规则,信而富在规定的申报截止日期后有6个月的时间重新满足纽交所上市标准(纽交所可能酌情延长这一期限)。通过申报年报,公司可以在这6个月的期限中随时恢复符合上市标准。在此期间,公司的美国存托股票(“ADS”)将继续在纽交所交易,并继续遵守其它上市要求,以及接受纽交所的持续监管。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尊敬的出借人,您好!

由于监管政策、市场环境等综合因素的影响,根据《出借人服务协议》,信而富现就平台的债权转让及回款方式做如下通知和说明:

1.平台将于近期上线债权转让平台,届时,出借人可通过公司App或官网登录账户申请出借计划的债权转让,不论其出借计划的到期日。债权转让的结果由平台债权的供需行情决定,信而富将尽力帮助出借人完成债权转让。

2.除债权转让的方式之外,根据与出借人对应的借款人所签《借款协议》中的还款约定,信而富为出借人提供每月回款服务,即根据其出借计划项下对应的借款人的实际还款情况,每月向出借人结算回款,逐月回收其在出借计划中的资金,不论其出借计划的到期日。具体回款期限由借款人实际还款情况和平台的逾期账户催收结果决定,信而富当前借款产品期限为30天到36个月不等,而平台的催收工作和贷后管理服务不会因为逾期账龄的延长而停止。该回款方式第一次结算时间为4月30日,覆盖所有出借人,后续每月在月末结算。与此同时,出借人依然可选择通过债权转让方式退出。

兑付风波

连续亏损

退市风险

记者丨苗艺伟

至今尚未发布2018年年报、股价已触及退市底线的正规股票杠杆平台网贷平台信而富(NYSE:XRF)遭到了纽交所的“最后通牒”。

5月17日,信而富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宣布,由于业务运营和董事会方面的调整,公司无法如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申报20-F年报,并且已经接到美国纽交所的相关通知函,告知公司在最低平均股价和及时申报年报两方面不符合继续上市的相关标准,但公司可以在六个月的补救期内采取补救措施,重新符合上市标准,期间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继续在纽交所交易。

作为正规股票杠杆平台第二家在美股上市的网贷平台,从2017年上市以来,信而富的股价趋势一路走低,直到2019年4月中旬,信而富股价跌破1美元,截止到目前为止,信而富股价为0.4美元/股,市值仅为2900万美元,已经达到了纽交所的退市标准。

信而富表示,“5月8日,公司收到纽交所通知,告知公司在最低平均股价方面不再符合纽交所的标准,因为公司ADS在连续30个交易日中的平均收盘价格低于1美元/股。”

但根据纽交所标准,公司在收到通知函后有6个月的时间重新达到最低股价要求。在6个月的补救期中,只要公司在任何日历月份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或整个补救期的最后一个交易日,ADS的收盘价格在1美元/股以上,且此前30个连续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格在1美元/股以上,即可以重新符合上市标准。

面临退市,信而富表示:“公司将会解决股价不足的问题,在规定的补救期内满足纽交所的继续上市要求。公司将会按照纽交所的规定,通知纽交所公司的补救意愿。”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信而富2018年6月发布的股票回购计划并未执行,在经营条件恶化的情况下,公司是否有“补救股价”的资金实力依然存疑。

信而富召开首次全国出借客户代表大会

根据纽交所规定,上市公司应在4月30日前披露年报,但公司申报12b-25表格,延长了公司申报年报的截止期限;然而直至目前,公司仍未能在延长后的截止期限(2019年5月15日)前申报年报,因而违背了纽交所《上市手册》上802.01E条规定的有关及时申报的要求,第二次年报披露延期。

信而富解释称,“导致年报延误的原因是公司近期财务部门人员发生变动(包括首席财务官的更换),并且,公司需要在本次年报中合并一个可变利益实体(“VIE”)的财务报表,并对前期财务数据做出几项调整,而这些调整可能导致公司重新列报2018年已发布的几份季度报告。并且,公司预计需要对此前发布的截止至2018年3月31日、2018年6月30日以及2018年9月30日的季度财务报告进行调整,投资者不应再依赖调整之前的财务报告。”

信而富的管理团队人员极不稳定,已经经历了多轮“换血”。

今年5月19日,信而富公告:公司的副董事长兼联席首席执行官RussellKrauss先生不再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决策,将专注于公司的战略发展。而在仅仅1个月前,4月12日起,原董事周纪安因个人原因退出董事会。根据信而富提交股东及股权变更说明函,董事由变更前的原董事为王征宇、王光宇、AndrewMason,变更为之后的董事阵容:王征宇,聂亮清、李辉。2018年7月,信而富首席战略官王峻及风险管理副总裁吕宇量,因为个人关系解除与信而富的劳动关系,曾经帮助信而富上市的CFO沈筠卿也在2018年末离职。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信而富在正规股票杠杆平台互联网金融协会官网公布了2018年的审计报告。

报告显示,上海信而富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全年营收为4.7亿元,同比2017年下降20%;2018年全年净亏损2.43亿元,相较于2017年亏损额增长111.3%。值得注意的是,信而富的审计报告方上海光华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在报告中指出,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信而富所有者权益为-5.36亿元,并着重提到“其持续经营能力仍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信而富表示,这是由于正规股票杠杆平台监管方面要求全国范围内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P2P平台)执行“三降”对公司的财务表现造成的压力,信而富平台的出借人数量逐渐少于退出的数量。此外,平台投资需求不足,导致出借人通过“到期债权转让”也几乎陷入停滞,因此,“公司不能保证出借人是否能够转让成功,以及以何种价格转让债权。”

在行业低迷、现金流并不充裕、上市面临交易所最后通牒、高管团队极不稳定的危机时刻,信而富却并不打算退出网贷行业,而是希望继续运营,大幅削减运营成本,并计划通过小额贷款公司发放贷款进行业务转型,继续为银行和其它信用中介机构提供决策技术和软件服务。

信而富是正规股票杠杆平台老牌网贷平台,2005年7月份成立,2010年开始涉足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2017年4月,信而富成为仅次于宜人贷之后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正规股票杠杆平台网贷平台。在网贷行业开启“批量清退”的严监管模式下,即便拥有纽交所上市公司的光环,却也很难成为这家运营9年网贷平台的护身符,反而成立一个不轻的包袱。无论网贷平台上市与否,强监管之下的重新洗牌将无法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