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股票杠杆平台

中融信托因项目尽调不到位等五事由共被罚210万

来源: 人气:152928 发布时间:2019-06-28 13:30:35

新京报讯(记者程维妙)6月2日晚间,经纬纺机发布公告称,子公司中融信托收到银保监会黑龙江监管局出具的五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等五事由共计被罚210万元。这也是处于行业第一梯队的中融信托首次受到监管处罚。

对此,中融信托方面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黑龙江银保监局的处罚是针对公司单个业务问题做出的,不影响公司整体业务开展。相关问题公司已严格按照监管意见整改,目前公司经营管理一切正常,各项业务稳妥推进中。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60万元;因信托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40万元;因信托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30万元;因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30万元;因投资者适当性审查不到位,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50万元。

记者从黑龙江银保监局官网看到,五张罚单开出的日期是2019年5月23日,公示日期是5月31日。

近两年,监管持续高压,几乎逢查必罚,过半信托公司都已“挨过板子”。在中融信托之前,今年银监系统已对信托公司开出6张罚单,其中3张的罚没金额超过200万元,较往年罚金相比明显增加。

记者近日从多家受罚信托公司处了解到,今年公示的罚单多是去年银监系统对信托公司大规模现场检查中发现的问题,由于罚单的披露具有一定的滞后性,监管在检查后要经过审批和事实落定等程序才会披露,未来还有更多公司的罚单会被披露。行业人士分析称,一些小金额的罚单更多是希望通过处罚起到警示作用,不会对信托公司行业评级、业务准入和开展有太大影响。

新京报记者程维妙编辑岳彩周校对郭利琴

相关链接

6家信托受罚,3家罚没超200万,北方信托等再次被罚

新京报讯(记者程维妙)6月2日晚间,经纬纺机发布公告称,子公司中融信托收到银保监会黑龙江监管局出具的五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等五事由共计被罚210万元。这也是处于行业第一梯队的中融信托首次受到监管处罚。

对此,中融信托方面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黑龙江银保监局的处罚是针对公司单个业务问题做出的,不影响公司整体业务开展。相关问题公司已严格按照监管意见整改,目前公司经营管理一切正常,各项业务稳妥推进中。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60万元;因信托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40万元;因信托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30万元;因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30万元;因投资者适当性审查不到位,黑龙江银保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50万元。

记者从黑龙江银保监局官网看到,五张罚单开出的日期是2019年5月23日,公示日期是5月31日。

近两年,监管持续高压,几乎逢查必罚,过半信托公司都已“挨过板子”。在中融信托之前,今年银监系统已对信托公司开出6张罚单,其中3张的罚没金额超过200万元,较往年罚金相比明显增加。

记者近日从多家受罚信托公司处了解到,今年公示的罚单多是去年银监系统对信托公司大规模现场检查中发现的问题,由于罚单的披露具有一定的滞后性,监管在检查后要经过审批和事实落定等程序才会披露,未来还有更多公司的罚单会被披露。行业人士分析称,一些小金额的罚单更多是希望通过处罚起到警示作用,不会对信托公司行业评级、业务准入和开展有太大影响。

新京报记者程维妙编辑岳彩周校对郭利琴

相关链接

6家信托受罚,3家罚没超200万,北方信托等再次被罚

近两年,监管持续高压,过半信托公司都已“挨过板子”。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银监系统对信托公司已开出6张罚单,其中3张的罚没金额超过200万元,与此前普遍低于50万元的罚金相比明显增加。

其中,有信托公司方面对记者表示,罚单涉及的是公司往年的业务,目前已积极整改或整改完毕。也有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反映,现在更重视合规,很多业务也没有之前那么灵活。

信托业内人士认为,罚单对于信托公司是很好的警示,从短期来看,这对信托公司的声誉有所影响。但是,从长期来看,这有利于行业和公司的发展。

6家中3家信托公司被罚没金额超200万元

中泰信托因“违规承诺”被罚没264.36万元

据银监系统披露的罚单显示,今年以来已有6家信托公司受罚,其中粤财信托、中泰信托、华宝信托3家公司被罚没金额分别超过200万元。与早前相似的是,房地产、银信合作等业务领域仍是信托公司被罚的违规“重灾区”。

今年3月7日,粤财信托因证券投资类信托业务管理不到位、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产品杠杆比例违反监管要求、违规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未对同业业务资金来源与运用加强期限错配管理、违规开展银信合作业务等“五宗罪”被广东银保监局处罚220万元,两位相关责任人分别被予以警告或罚款。

5月6日,中泰信托因“2015年7月,公司违规承诺某信托财产不受损失”被上海银保监局予以警告,并没收违法所得264.36万元。

中泰信托被罚的同日,华宝信托因“2018年3月,公司违规发放某信托贷款被用于证券交易;2017年8月,公司开展某融资类银信理财合作业务时,对个人理财资金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未尽合规审查义务;2016年11月、2018年2月,公司部分投资类银信理财资金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等事由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改正,罚款共计210万元。

与往年被罚的情况相比,今年信托公司收到的罚单明显呈现出“大额化”的特点。除上述三家公司外,百瑞信托、北方信托和**信托分别领取了90万元、80万元和50万元罚金的罚单。而在2017、2018年,信托公司收到的罚单金额多在50万元以下。

从违规事由来看,百瑞信托因“违规接受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及“管理信托财产不审慎”被罚,北方信托因“违规发放房地产自营贷款,信托资金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被罚,**信托因“贷后管理不到位,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入股金融机构”被罚。

针对今年信托行业罚单呈现的特点,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大额处罚涉及多项违规内容,属于多项违规事项的合并处罚,所以金额较高。目前,信托行业的合规问题主要集中于房地产、银信合作、证券投资信托杠杆水平等方面,这也是一直以来监管关注的重点问题。一些发展较快的领域,也可能涉及不合规问题,诸如信保合作等,这也需要得到重视。

罚单涉及业务普遍发生于往年

北方信托等并非首次爆出内控问题

信托行业最新一轮强监管序幕自2017年拉开,信托公司业务的合规性在不断提升。为何罚单仍然接踵而至?一家信托公司的员工表示,罚单涉及的普遍是往年的业务,这是行业的共性。另外,罚单的披露具有一定的滞后性,监管在检查后还要经过审批和事实落定等程序才会披露。

中泰信托方面对记者表示,罚单中涉及的项目是2015年度的信托项目,已在2017年正常结束。公司与委托人签订的《退出支持协议》项下信托受益权受让义务履行条件并未满足,无须履行,受益人等相关各方权益均未受损。“虽然各方权益均未受损,但当时我司在该信托项目的运作过程中确有审慎不足之处,已深刻反省,切实整改并进行内部处罚和问责。”

百瑞信托、华宝信托、粤财信托方面的人士均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收到的罚单涉及的是公司往年的业务,已根据监管部门意见进行深刻反思和认真整改。截至记者发稿时,北方信托和**信托并未对受罚一事作出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公司中,有的并非首次爆出内控问题。2017年5月,北方信托就曾因“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批准提前履职”等违规事由累计被罚80万元。中泰信托因“法人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实际控制人不明”等原因于2017年12月被监管暂停新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据中泰信托相关人士透露,目前公司新增集合信托计划仍处于暂停状态。

有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从公司内部看,部分问题有时很难黑白分明,公司在一些制度的理解上和监管方面存在出入,这可能会导致违规事件的发生。

一位信托行业资深人士认为,部分监管口径确实有一定的浮动空间,完全靠各家公司自己把握。加上市场有较大的需求,在某些时期绕过监管的事情时有发生。该人士强调称,合法是业务开展的前提,信托业基础的“一法三规”、基本原则不能触碰。然后是事前调查、事中、事后内部监督管理规范性问题,避免业务带病上马,有效阻断风险事件发生。

分析称罚单会影响监管评级、同业合作

业内呼吁加强动态监管

去年落地的资管新规,给信托行业带来的影响包括打破刚兑、净值化、合格投资者的要求提高、去通道、去杠杆、清理非标资金池等方面。一位受访的信托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司此次收到的罚单,就是去年银保监会针对通道等业务专项检查时指出的问题。一家受访信托公司的人士被问及罚单影响时,并不愿意多说,称“肯定是负面的”。

袁吉伟表示,信托公司持续有罚单,一方面与更严格的监管要求有关,另一方面,还与信托公司自身风控、合规管理不足有更大关系。监管部门开的罚单越来越多,会对信托公司声誉产生一定影响,包括影响监管评级、同业合作等。

据上述业内资深人士介绍,根据相关规定,在受托管理社保基金、保险资金、企业年金、担任特定目的受托机构以及开办受托境外理财业务时,对受到行政处罚的信托公司会有限制。遭受处罚的信托公司有可能被评定为较低级别,从而失去某些政策优惠。例如,信托公司被多次行政处罚,将会给投资者留下制度不健全、业务不规范的印象,导致其在吸引投资者方面的竞争力显著下降,影响其业务开展。

监管严处理将会是大资管时代的常态。上述人士进一步称,罚单对于信托公司是很好的警示,信托行业是个风险控制的行业,利剑高悬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适应市场的监管,会促进行业做大做强。所以,罚单虽然短期对信托公司有声誉影响,但是防微杜渐,才能把大的风险事件扼杀在摇篮状态,长期来看是有利于行业和公司发展的。

具体到信托公司的业务开展方面,有信托公司人士表示,现在公司更重视合规,很多业务没有之前那么灵活。“比如一个业务——出担保函和不出担保函,做的难易程度就不一样。”

对此,上述资深业内人士认为,信托行业就是风险管理行业,而且合规问题也是持续存在的,只是在行业重大历史转折期,暴露的风险多于往常,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消化影响。金融行业的问题都是动态的,监管和创新是行业的两面,因此,监管应根据市场变化不断调整,监管的主要目标不是禁止业务,而是规范市场。

新京报记者程维妙编辑王宇校对柳宝庆

导报讯(记者段海涛)近日,银保监会在其官网公布最新一批处罚决定,万向信托股份公司因“房地产项目贷款审批管理不审慎”被罚30万元。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已有9家信托公司收到监管部门开出的13张罚单,从处罚案由来看,涉房地产贷款违规已成信托公司被罚的一个主要原因。

7月3日,银保监会网站发布的银监会浙江监管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万向信托因房地产项目贷款审批管理不审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被处以30万元罚款,作出处罚决定的日期为2018年6月14日。

据了解,万向信托5月份刚完成股份制改造,由有限公司变更为股份公司,并于2018年5月29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并换发营业执照。资料显示,万向信托注册资本13.39亿元,控股股东为正规股票杠杆平台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其他股东还包括浙江烟草投资公司、中邮资产管理公司、巨化集团、浙江金控等。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已是万向信托今年以来第二次被处罚。今年1月,万向信托因“违规要求提供担保”被浙江银监局罚款20万元。

而从行业情况来看,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共有9家信托公司收到各地银监局开出的13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为470万元。无论是处罚公司数量、罚单数量还是罚款金额,相比去年同期都呈现明显增加态势。

比如1月份,厦门信托因“内部控制管理不到位,信托业务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厦门银监局罚款40万元,厦门银监局还责令厦门信托对直接负责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纪律处分。

不过,自3月份以来,信托公司因“涉房涉地”被处罚的情况明显增多,如平安信托因违规向土地收购储备中心放贷,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深圳银监局罚款30万元;光大兴陇信托因将信托资金违规用于土地储备贷款,被甘肃银监局罚款30万元。

有分析认为,严监管形势下,监管处罚将会升级,信托公司合规风险管理压力会进一步增大。而房地产信托历来是信托公司的主要业务品种,尤其是在房企融资渠道不断收紧的背景下,以信托为代表的非标融资已成为部分中小房企资金来源。在此情况下,信托公司应以“业务合规”为原则,在积极开展房地产业务的同时,加强合规审查和监管沟通,避免监管处罚带来的各种风险。

6月2日,经纬纺机(000666.SZ)发布公告称,近日,该公司子公司中融信托收到银保监会黑龙江监管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信托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信托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投资者适当性审查不到位,银保监会黑龙江监管局分别对中融信托处以罚款60万元、40万元、30万元、30万元、50万元,合计21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融信托在2018年年报中就曾披露过监管检查和公司整改情况:2018年,黑龙江银保监局对公司开展了“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的专项检查,公司积极配合检查工作。但是,根据检查情况,银保监局对公司提出了银信合作业务存在尽调及贷后管理不完善等问题。

中融信托表示,对于监管发现的问题,公司完善了银信合作业务的操作标准,并进一步加强了对银信合作业务的合规性审核要求,针对违规项目制定了相应的整改计划,根据监管要求逐步落实整改。同时,公司进一步提升银信合作业务的合规性要求,优化业务合规管控手段,以加强公司风险合规管理体系建设,为业务持续健康发展奠定基础。

截至2018年末,中融信托自有资产307.27亿元(合并),公司及各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7762.77亿元。受托管理资产中,公司管理信托资产6546.65亿元,占84.33%;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1216.12亿元,占15.67%。公司目前主要经营业务包括:资金、动产、不动产、有价证券及其他财产或财产权信托。

从其股东情况看,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融信托注册资本120亿元,上市公司经纬纺机是中融信托的第一大股东,持股37.470%;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2.986%,哈尔滨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1.538%,沈阳安泰达商贸有限公司持股8.006%。

经纬纺机曾于去年3月12日开始筹划收购中融信托。但后又在2018年11月11日发布的公告表示,正规股票杠杆平台资本市场走势发生较大波动,标的资产所处金融行业的监管环境也有所变化,交易双方就部分交易条款尚无法达成一致,且公司目前尚未取得上级管理部门及监管机构的有关批复。有鉴于此,双方决定终止筹划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2010年,恒天集团、中纺机入股北京银行,同时获得了中融信托的并购机会,恒天集团决定由经纬纺机收购其37%的股份,实现对中融信托控股,中融信托由此获得了国资背景。与此同时,中融信托的实际控制者则被外界认为是持股32.99%的二股东中植集团。

银保监会于今年5月中旬下发《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对信托公司开展房地产业务提出严格要求,其中重点关注以下几方面:向“四证”不全、开发商或其控股股东资质不达标、资本金未足额到位的房地产开发项目直接提供融资,或通过股权投资+股东借款、股权投资+债权认购劣后、应收账款、特定资产收益权等方式变相提供融资;直接或变相为房地产企业缴交土地出让价款提供融资,直接或变相为房地产企业发放流动资金贷款。

但近来,房地产信托有回暖之势。在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金余额2.81万亿元,占比14.75%,较2018年4季度末上升0.56个百分点。信托业协会指出,今年一季度以来,全国首套房平均贷款利率回落,商品房销售有所回暖,房企新开工意愿增强,预计短期内房企的信托融资需求或难以降低。《中融信托因项目尽调不到位等五事由共被罚210万》相关文章推荐五:交银信托被罚29万元涉房业务成同业处罚重点

日前,交银信托因违规查询个人信息和企业信贷信息被处罚29万元。《证券日报》记者据相关资料梳理,这也是今年以来信托公司接到的第5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已达424万元,已接近去年上半年罚金总额。

整体来看,信托公司的罚单主要集中在信托业务上,涉及房地产信托的违规行为成为处罚的重点。对于信托公司而言,一但被罚,带来的不仅是经济上的处罚,更重要的是企业的声誉和形象受损,另外,多项金融业务资格也对“涉罚”企业关上大门。

年内开出5张罚单共424万元

今年以来,随着正规股票杠杆平台人民银行及银保监会在官网上公开行政处罚信息,信托公司的不合规行为逐渐浮出水面。规范信托业行为,有利于提高信托公司风险管控能力,有利于保障信托业务长期健康发展。

《证券日报》记者梳理相关公开信息发现,今年以来至少有4家信托公司接到5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达424万元。

整体来看,监管部门下发给信托公司的罚单主要集中在证券类信托、房地产信托、银信合作等业务行为。

据相关公告显示,就主要违法违规事实而言,包括“证券投资类信托业务管理不到位、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产品杠杆比例违反监管要求、违规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未对同业业务资金来源与运用加强期限错配管理、违规开展银信合作业务”、“违规发放房地产自营贷款、信托资金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违规接受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及“管理信托财产不审慎”、“未经同意查询个人信息和企业的信贷信息”。

可以看出,违规房地产信托业务成为监管处罚重点。

房地产信托历来是信托公司重要的业务领域,尤其是在房企融资渠道不断收紧情况下,以信托公司为代表的非标融资成为中小房企资金来源的“救命稻草”。对于信托公司,在开展房地产业务时,更应该注重合规经营和监管沟通。

对此,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严监管是常态趋势,金融机构受处罚屡见不鲜,而且不光直接监管部门加强合规监管,包括央行等监管部门也会加强合规检查,信托公司需要树立全面合规的意识,提高合规风险管理的水平和层次。已接近去年上半年罚单总额

值得注意的是,424万元的罚单金额并非小数,已接近去年上半年信托业处罚总额。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2018年上半年共有9家信托公司收到13单合计470万元的罚单。

普益标准曾根据去年信托公司的罚单情况对信托公司的违规事项进行总结:在公司治理方面,包括内控管理不到位、信息统计错误、公司高管履职不当、账户薪酬管理违规、审批管理不审慎、未按监管要求计提拨备问题等。在信托业务方面,包括尽职调查不充分、信托资金投向违规(不合规的房地产和资金池项目)、交易结构设计违规、信托财产管理未尽审慎义务、信息披露不合规等。这也是今后信托公司应重点注意的地方。

普益标准表示,在强监管的外部环境下,信托公司频繁触雷,这将对公司业务开展、企业评级、自身形象以及个人职业规划带来较大影响。比如在业务开展方面,根据相关规定在受托管理社保基金、保险资金、企业年金、担任特定目的受托机构,以及开办受托境外理财业务时,对受到行政处罚的信托公司会有限制,未来在申办新业务类型时也可能受到影响。信托公司拟新设基金子公司等主体时,有可能因自身被行政处罚而无法开立相关机构,影响信托公司的业务发展布局。

对此,信托公司需要加强风险管理,这就要求信托公司做到完善企业治理架构,健全风险管理运作体系;依法、合规开展信托业务;务实和可操作的风险控制措施。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F380)

近日,普益标准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7月,信托公司已收到各地银监局开出的18张罚单,合计金额615万元。就罚款事由来看,12张罚单与信托业务有关,罚款金额合计40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监管部门对信托公司开出的罚单呈现上升趋势。普益标准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信托公司合计收到6张罚单,2016年上升到9张,2017年迅速上升至22张,2018年前7个月则达到18张,占2017年罚单总数的81.8%。

普益标准研究员吴红丽表示,在强监管的外部环境下,信托公司频繁收到罚单,这将对信托公司的业务开展、企业评级、自身形象以及个人职业规划带来较大影响。

2017年,监管部门以整治行业市场乱象为主要抓手,开展了“三三四十”等多次检查,这一年,信托公司收到的罚单数量迅速增加。银保监会网站信息显示,2017年信托业合计收到各地银监局开出的罚单22张,处罚机构18家,处罚金额985万元。2018年继续延续严监管态势。2018年前7个月,各地银监局共向信托公司开具了18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615万元。

另外,正规股票杠杆平台人民银行天津分行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2018年7月30日,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曾因违反《征信业管理条例》相关规定被处以5万元罚款,这是今年以来由央行分行开出的首张征信罚单。

就2018年银保监会开出的罚单来看,主要分为两大种类,一类是公司治理,一类为业务方面,其中业务又可分为信托业务、固有业务。今年开出的18张罚单中,北方信托、万向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均在公司治理和内控方面被罚,不过多数还是与业务有关。

普益标准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共有12张罚单与信托业务有关,涉及10家信托公司,罚款金额合计达400万元,其中天津信托分别因“证券信托结构化比例超过法定上限”、“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业务未直接对应项目、资金使用监控不到位”等被天津银监局开出3张罚单,合计罚款100万元。在固有业务方面,紫金信托就曾因“未经批准以固有财产从事股权投资业务”被江苏银监局处以60万元的罚款。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信托公司一共才收到6张罚单,2016年则上升到9张。

中融信托因项目尽调不到位等五事由共被罚210万

普益标准研究员吴红丽表示,在强监管的外部环境下,信托公司频繁收到罚单,这将对信托公司的业务开展带来较大影响,比如,根据相关规定在受托管理社保基金、保险资金、企业年金、担任特定目的受托机构以及开办受托境外理财业务时,对受到行政处罚的信托公司会有限制,未来在申办新业务类型时也可能受到影响,信托公司拟新设基金子公司等主体时,有可能因自身被行政处罚而无法开立相关机构,影响信托公司的业务发展布局。

此外,吴红丽表示,被处罚还会影响企业评级,信托监管一直强调监管评级和分类监管相结合,对于评级结果良好,业务创新能力强、风险管理水平高的公司,在各项监管的配套政策上都会有所倾向,进一步扶持其发展,而若信托公司受到行政处罚,有可能被评定为较低级别,失去好的发展机会。另外,对公司的形象也会有所影响。

普益标准方面表示,目前信托公司已成为国内金融领域第二大金融主体,风险管理的重要性显得格外突出。在央行增加信贷缓解流动性、项目投放力度加大的大环境下,识别风险、控制风险,应是当下信托机构的重要任务,而非一味寻找项目、投放资金。

金融监管的环境从金融机构收到的监管罚单上也可以得到体现。

从信托公司的情况来看,相对于2015年和2016年,过去两年收到的行政处罚明显增多,如何在发展的同时确保不发生合规风险,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因业务违规而生的罚单增多

有信托研究机构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至2018年间,信托公司累计收到银保监系统开出的罚单62张。其中2015年有7张,2016年有9张,2017年达到23张,2018年23张,另外,2017年和2018年还有6张对从业人员的警告处罚。2018年,还有4家信托公司收到5张来自人民银行的罚单。

《证券日报》曾多次跟踪信托公司罚单,梳理信托公司业务合规的高危区。此前记者统计最近三年存在处罚记录的信托公司已多达33家,行业占比近半。以信托公司部分创新业务申请所要求的“三年内未受监管部门行政处罚”的标准来看,部分信托公司的创新业务申请会因曾收到罚单而受影响。

对60余张罚单进行梳理后发现,处罚事由主要涉及业务违规、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关联交易、信息披露、内控制度等,其中业务违规是最主要的被罚事由,并呈现增多趋势。

具体来看,业务违规主要是信托业务开展中出现违规,例如,信托资金投向方面,违规发放土地储备贷款、违规向地方**融资、违规接受承诺函、向不合规房地产项目贷款等;交易结构设计方面,杠杆比例违规、单一融资方集中度、受托人为唯一受益人等;资金池方面,非标资金池清理不到位、新增非标资产入池;信托财产管理方面,违规推介信托计划、贷后管理不到位等。

此外,发生业务违规时,除了信托公司被处罚外,还会涉及到相关从业人员被处罚。例如,2017年有一家信托公司的2名员工被处罚,2018年有一家公司的4名员工被处罚。

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主要涉及到信托财产管理不审慎、事前尽调和授信不尽职、内部控制不到位、未穿透识别投资者和底层资产等,此外,还涉及到违规向地方**提供融资或向土地收储中心放贷不审慎等。

如果将2017和2018年数据对比前两年看,信托公司因为法人治理等内部治理方面受到处罚有所下降,信息披露和关联交易等违规行为依然存在,但也有所下降。

这表明之前的罚单起到了警示作用,信托公司主动规范程序性管理事项,未来这种趋势会更明显。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因为违反反洗钱和征信相关规定,信托公司受到处罚呈现增加趋势:来自人民银行的5张罚单中,除了上文提到1单涉及数据统计外,还有2单涉及客户身份识别和客户身份资料保存,1单涉及违反反洗钱制度,1单违反征信管理规定。

综合2017和2018两年情况看,一共有31家信托公司受到银保监监管系统的处罚,其中4家公司连续两年收到处罚。这也再次表明,信托公司一定要谨慎、合规经营,否则一年内被多次处罚或连续两年受到处罚也并非不可能。

不过相对于银行,信托公司收到的罚单金额普遍较小。

从处罚金额看,2017年罚单金额超过100万元的仅有1单,是上海银监局由于信托公司内控制度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开具的200万元的罚单,50万元到100万元之间的罚单有7张;除此之外的15张均不足50万元且以20万元为主。2018年金额超过100万元的罚单也是只有1张,不过金额达到610万元,来自深圳银监局;50万元到100万元之间的罚单有8张;不足50万元的14张罚单中以30万元的处罚为主。

随着《信托公司受托责任尽职指引》的发布,信托行业将向真正的受托服务转型,这对信托公司的内控制度、业务人员专业能力、项目流程管理、风险管控等方面均提出了更高要求,只有练好内功才可以更好地应对资管行业的激烈竞争,也才能够更有底气打破刚性兑付,真正做到“卖者尽责、买者自负”。

中江信托:“危险”的尽职调查

来源:正规股票杠杆平台经营报

陈嘉玲,郑利鹏

3月5日,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江信托”)官网披露称,“中江国际·银象350号阿拉善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为“银象350号”)应付利息已逾期,后续到期的信托贷款本息存在违约风险。

《正规股票杠杆平台经营报》记者发现,自2018年以来,中江信托多款产品出现逾期,包括凯迪生态、亿阳集团、神雾节能、大连机床、斐讯科技等。

而此次“银象350号”则是政信类产品,融资方阿拉善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为“阿盟城投”)是地方融资平台公司。

颇值一提的是,该产品发行时间为2016年8月,而中江信托对融资方的财务尽职调查时间段仅选取到2014年10月。重要的是,记者梳理发现,该类调查报告在中江信托产品中并非个案。

兑付食言

3月5日,中江信托官网披露一则《中江信托-银象350号临时信息披露第1号》公告。公告称,截至3月1日,阿盟城投及保证人未按约支付2019年2月12日的应付利息,已出现逾期,后续到期的信托贷款本息亦存在债务人违约风险。

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银象350号”产品规模为2亿元,信托资金用于阿拉善盟磴乌穿沙公路建设工程。该项目还款来源于融资方经营收入,由乌兰布和生态示范区管理委员会财政局安排支付。

一名投资者告诉记者,“项目有‘红头文件’,当时出具了承诺函,还有抵押,并且纳入**债务。”

记者获得的项目尽调报告显示,担保方滨河金沙公司提供254658.71平方米的共10宗土地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作为抵押担保。同时,尽调报告称,“阿拉善盟**将本信托全部款项甄别纳入**存量债务管理,确保本信托计划按期足额兑付。”

前述投资者向记者透露,今年2月25日,中江信托樊姓项目经理到现场进行催收,督促融资人筹措资金偿付利息,并且约见当地财政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

“2月26日,信托经理告诉我们,当地**答应在本周(2月最后一周)一定可以付息,但明显是食言了。”上述投资者表示。

中江信托的相关公告显示,此前“银象350号”付息一直正常。该信托项目分三期成立,截至2018年底,第一期付息三次,第二期和第三期付息两次,合计付息约2095万元。

对于项目此次付息逾期,中江信托在临时信息披露公告中解释称,融资人阿盟城投因2018年融资受限,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出现了流动资金紧张的情况。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咨询中江信托该项目负责人,对方表示,2018年,阿盟城投进行的银行续贷借款、发行公司债,基本上都没有做成。“信托融资如果达不到一定的要求,也不能放款。融资方2018年到现在,还有很多之前借款需要还本付息,所以压力比较大。”

曾被监管层关注

记者注意到,事实上,阿盟城投2017年的业绩就出现下滑。其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约为3.29亿元,同比下滑4.41%;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2亿元,同比下滑27.31%。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9月15日,阿盟城投因2017年半年度报告未按时披露被上交所下发监管关注函,并提醒“如公司经营与财务状况可能对公司债券的按期偿付产生负面影响的,应当同时进行风险提示”。记者还注意到,债券市场上,截至目前,阿盟城投尚未披露2018年半年报。

另外,阿盟城投发行公司债券的计划未能成功。该公司2017年6月获批在一年内发行17亿元公司债券,但是,2018年6月阿盟城投向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申请发行期延长12个月。也就是说,2019年6月以前,阿盟城投尚可以发行17亿元的公司债券。

据《正规股票杠杆平台经营报》记者获悉,目前担保方已经向中江信托出具了还款计划,承诺5月31日偿还应付利息,而信托计划的本金提前到期及相应的还本付息仍在沟通。但是,由于5月31日的付息时间较长,因此中江信托并未在公告中披露,而是口头通知投资者。

阿盟城投融资部汪女士亦在电话中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正在安排中江信托项目的还款付息。就阿盟城投的信托偿付、融资负债情况以及现金流紧张等问题,记者向阿盟城投指定邮箱发送了《采访函》,但暂未获得回应。

尽调两年后发产品?

除了付息逾期之外,对于“银象350号”产品的尽调情况,投资者也颇有微词。

记者注意到,该产品于2016年8月12日成立第一期,规模为12560万元;2017年3月29日成立第二期,规模为4794万元;2017年4月1日成立第三期,规模为2646万元。

在投资者提供的尽调报告中,在融资方阿盟城投的财务数据披露上仅显示到2013年12月,而担保方的财务数据则显示到2014年10月。

其时,尽调报告披露,截至2013年12月末,阿盟城投资产总额156.89亿元,负债62.33亿元,资产负债率39.7%。彼时,阿盟城投的负债主要为长期借款26.72亿元、其他应付款13.85亿元、应付债券10亿元和应付账款5.11亿元。

但是,中江信托实际对投资者发售该信托计划的时间,却从两年后的2016年8月才开始。

华南地区某信托公司信托经理告诉记者,通常来说,尽调后多久发行信托产品要看项目审批进度等,但是不需要两年那么久。

同时,该信托经理还表示,“如果尽调后超过6个月才正式发行产品的,信托公司应该更新融资方的内部财务情况,更新到发行期前最近的一个季度的财务数据。”也就是上述项目的尽调报告至少应该披露到2016年6月。

值得注意的是,Wind资讯数据显示,阿盟城投2015年的负债合计62.21亿元,同比增长10.49%;2016年的负债合计87.28亿元,同比增长40.29%。可见2016年阿盟城投的负债快速增加。

此外,就在信托项目发行前的2015年,阿盟城投的经营业绩出现了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大幅下滑。2015年,阿盟城投营业总收入为3.15亿元,同比下降20.51%;营业利润为1704.30万元,同比减少86.38%。

无独有偶。记者注意到,类似的尽调瑕疵也曾出现在其他违约项目中。

比如,2018年4月违约的“中江国际金鹤194号龙力生物债券转让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为“金鹤194号”),其尽调报告与发行时间相差一年时间。该产品第一期发行于2017年3月28日,但融资方财务情况仅披露到2016年3月31日。

据了解,金鹤194号成立之初,融资方各项财务指标都不错,资产负债率不到30%,账面货币资金也有7亿多元。但是实际上ST龙力后来暴露出来的债务远不止财务报表反映的那些,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出入太大,而中江信托在前期尽调过程中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目前在业内,中江信托的尽调风控能力饱受质疑。一位不愿具名的信托行业人士表示,“去年逾期的项目,(中江信托)几乎全部都有涉及,中江信托确实应该反思一下尽调风控问题了。”

责任编辑:张国帅

近日,湖北银保监局网站(原湖北银监局网站)更新了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截至目前,湖北银保监系统(包括原银监系统)已累计开出超过140张罚单,罚款总额超过1593万元,其中对机构罚款1550万元。而仅仅12月26日一天之内,湖北银保监系统(包括原银监系统)就公示了40张罚单。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当时的湖北银保监局筹备组12月13日开出的“一号罚单”,“鄂银保监筹银罚决字〔2018〕1号”也出现在了12月26日公布的40张罚单中,这张开给了广发银行湖北分行的罚单罚款金额达130万元,为2018年以来湖北银保监系统开出的最大罚单。

此外,在这40张罚单的处罚对象中,也包括邮储银行和浙商银行的分支机构。其中,邮储银行武汉市分行被罚70万元,邮储银行黄石市分行被罚45万元。而邮储银行黄石市分行更是多达15人受罚,其中有人因大案风险被终身禁业。

广发银行武汉分行收最大罚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12月26日总额510万元的罚款中,对金融机构罚款总额为495万元。

“一号罚单”针对广发银行武汉分行的处罚事由为“贷款‘三查’不尽职”“信贷业务贸易背景审核不严导致贷款形成不良”“贷款五级风险分类不准确”“票据贴现业务审查不严导致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等,罚款金额130万元。万超、熊晨子分别因负有管理责任和承办责任,被予以“警告”处分。

而年内的第二大罚单(金额100万元)则由湖北银监局于今年5月份开出,处罚对象同样是广发银行武汉分行。

根据2018年5月31日公布的“鄂银监罚决字〔2018〕9号”处罚信息表,此次处罚的案由是“贷款三查不尽职,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于房地产企业;通过搭售债权转让协议,导致贷款资金违规承接问题资产,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郭秋明、黄志雄均因承担管理责任而被予以“警告”处分。

邮储银行黄石市分行15人被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在12月26日公布的罚单中,浙商银行武汉分行和邮储银行武汉市分行也收到了由当时的湖北银保监局(筹备组)于12月13日开出的罚单,罚款金额分别是30万元和70万元。其中,对浙商银行武汉分行的处罚事由为“同业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未严格比照自营贷款管理,导致部分资金违规投向房地产公司”。

而对邮储银行武汉市分行的处罚事由则为“对应收账款质押账户监管不到位,导致风险缓释措施悬空;对理财销售人员管理不到位,导致不具备销售资质人员违规销售理财产品。”

此外,在此次公布的40张罚单中,邮储银行黄石市分行还因“在监控管理、安全隐患整改、保安管理、员工行为风险处置、大额现金调拨制度执行等方面内控管理不到位,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辖内支行发生重大案件风险”被荆门监管分局罚款45万元。卢忠忠、许文顺、王敏、陈亚君、张明、舒美玲、张远斌、陈蕾、潘峥嵘、陈岚娟、宋瑞凌、石义刚、周瑞兵、蔡国成、曹强等15人也受到处罚。其中,卢忠忠因“对邮政储蓄银行阳新富水支行重大案件风险负直接责任”,被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正规股票杠杆平台农业发展银行宜昌市分行因“案件信息没有及时上报、内控管理不到位”被宜昌监管分局罚款45万元;正规股票杠杆平台农业发展银行荆州市分行因“贷款附加条件、违规收取风险准备金和法人保证金”被荆州监管分局罚款20万元。

洪湖农村商业银行因“贷款‘三查’不尽职导致贷款形成风险”被荆州监管分局罚款30万元;还因“贷款贷后管理不到位导致消费贷款被挪作个人按揭首付”被荆州监管分局罚款30万元。